高考进入“福建时间”!今天四个科目都是福建自行命题

本报讯(记者 佘峥)今天是2022年福建新高考考试的最后一天,也是“福建时间”——今天所有考试科目都是福建自行命题。

新高考指的是“3+1+2”,其中“3”指的是语文、数学、外语,“1”指的是物理和历史二选一,“2”指的是考生从化学、地理、生物和思想政治中,四科选两科。今天考的就是选考的“2”,而从命题看,除了语文、数学、外语是全国命题,其他科目都是福建自行命题。

今天一天有四场考试——化学、地理、生物和思想政治,早上、下午各两科,不过,每位考生只考两科,取决于他们的选择,因此,有的人上午就可以完成考试,有的人要到下午。

因为一天有四场考试,因此,今天上午考试是8∶30开始,而一直以来的高考都是9∶00开始,下午是14∶30开始,以往都是15∶00开始。考试结束时间也晚,早上考到12∶15,下午考到18∶15。

今天18∶15后,2022年福建高考就结束了,对于有的省份来说,高考还要再考一天——因为今天休息了半天。

高考结束后,开始进入试卷批改,福建省高考成绩公布时间一般是6月23日左右。

本报讯(记者 佘峥)昨天是高考第二天,昨天早上,有的人考物理,有的人考历史,昨天下午大家又一起考了外语。

昨天下午的外语考试也有惊无险,厦门没有遭遇天气预报的雷暴天气,这让很多人松了口气。英语的作文题是写一封邀请信,邀请外教老师参加学校广播站英语节目的访谈。

今天18时15分,高考最后一科生物考试结束。市交警部门提醒,考试结束正逢交通晚高峰,请考生有序回家或出行。

记者从交警支队了解到,昨日,虽然受到降雨的影响,用私家车接孩子上下车耗时更长,但多数家长选择提前送孩子到考场,考生都能及时入场。

今天是高考最后一天,生物考试结束时间是18时15分,正好是交通晚高峰时间。预计住宿生将行李搬离宿舍,接考生的时间会变长,交警部门提醒,家长要提前与考生联系,不在考点校门口停留,有需要来回搬行李的,建议提前找好附近停车场停车。 本报记者 柯恺筠

本报讯(记者 房舒 通讯员 厦公宣)还有1个多小时就要开考,载考生的车还被堵在车流中,家长急得满头汗。昨日上午7点42分,翔安公安分局交警大队马巷中队疏导、引路,帮助家长将考生准时送至考点。

昨日上午,市公安局指挥情报中心接报警求助称,一辆送高考考生的小车,被堵在同安大桥下海翔大道路段往新店方向两公里处。驾车的是考生的爸爸,望着眼前长长的车队一筹莫展:“再堵,孩子要迟到了!”

当日上午的交通堵塞,因一部大货车发生自燃占用一个车道引发。考生家长求助时,其前方有700多米的车流在等候信号灯。

马巷交警中队接指挥情报中心指令后,立即启动应急预案。现场四名警力全力展开疏导,协调将信号灯调整为手动模式,在保证整体交通通行安全前提下,疏导由西往东单侧车流加快通行速度。“为确保一路畅通,我们有一路骑警与考生车辆同行。”马巷中队中队长彭立献介绍。

本报讯(记者 程午鹏 通讯员 思公政)昨日上午7点55分,科技中学考点,一名考生母亲急急向护考民警求助,称“孩子的身份证找不到了”。

曾厝垵派出所教导员张国铭正带队在该考点护考。考生母亲说,孩子的身份证可能前一天考试后遗落在教室。张国铭劝这名母亲别着急,指导其可通过绿色通道去曾厝垵派出所开身份证明,同时联系考生赶去教室寻找。张国铭开警车,载着这名考生母亲赶往派出所开证明。

昨日是高考第二天。记者走访厦门一中、厦门六中(东渡校区)等考点发现,相较于高考首日,在考点外长时间守候的家长少了一些。考场内,学子们奋笔疾书,完成“青春答卷”;考场外,家长成了“后勤部长”“掌勺大厨”“陪考专员”,默默陪伴、守护着孩子。

上午8点20分,厦门六中(东渡校区)考点门口。考生家长林先生,透过栏杆向校内张望,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时间。他和儿子有个约定——高考三天,从儿子入校到正式开考这段时间,会守候在校门口。“万一需要买笔什么的,我就在门口。他跑出来跟我说,我买完就能递给他。”林先生说。

儿子睡得沉,习惯踢被子。考前十几天,林先生每天定凌晨2点半的闹钟,起来给儿子盖被子;5点多做饭时,再轻手轻脚地进房间,为儿子掖被角。“最近天气情况不稳定,怕孩子着凉,影响考试!”林先生说。近段时间来,他每晚都是等儿子0点左右熄灯后,才上床睡觉。

听到林先生分享自己的故事,不少家长竖起大拇指,夸他是细心的“模范老爸”。林先生笑道:“我们做家长的,只负责后勤保障。只要孩子们努力,不留遗憾就行!”

这几天,厦门六中考生家长谢女士,把家中“主厨”的位置让给了丈夫。“我是安徽人,口味比较重,偶尔会吃辣。孩子爸爸是闽南人,擅长煲汤,做饭口味清淡,符合高考期间孩子的饮食要求。”谢女士说。

第一天安排鸡肉、竹荪、干贝炖汤,第二天是排骨、玉米、马蹄炖汤……每天晚上,谢女士的丈夫都会安排好第二天的“高考食谱”,用手机下单买菜,再花两三个小时煲汤、冷藏。“每顿饭有汤、有主食,还得兼顾蛋白质、维生素、膳食纤维等摄入。冰箱都快被塞满了!”谢女士说。

谢女士的丈夫经营一家公司,时间相对自由。为了让女儿吃到新鲜可口的饭菜,原本中午不回家的他,把上下班时间调整得和女儿“同频”。比如,昨天上午,高三学生10点15分结束考试,他10点半到家备菜;下午1点40分,把女儿送进考场,再驾车去公司上班。

清晨5点50分到地铁站,坐上6点半的第一班地铁,从地铁2号线海沧行政中心站出发,途中换乘1号线来到将军祠站,只为见女儿一面,送她进入厦门一中考点——这是女儿高考以来,家长戴女士一大早的行程。

今年春节至今,戴女士给在厦门一中读书的女儿在学校对面租了房子,每周母女俩只有周末能见一面,吃个午饭。高考这几天,担心影响女儿睡眠,戴女士每天从海沧往返,送女儿进考点,然后坐在场外默默等候,晚上吃过晚饭才离开。“虽然帮不上什么忙,但她知道考试时我就在不远处支持着她,能在给她带来安全感。”

戴女士说,女儿很懂事,平时自己能规划好学习和生活。她告诉记者,女儿已经安排好,高考最后一天上午考完地理和化学,一起去租的房子收拾行李。想到读大学以后能见面的时间更少了,母女俩都更加珍惜彼此陪伴的时光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